2020第九届广州国际人工智能展览会
The 9th Guangzhou Internation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Exhibition 2020
时间:2020年12月9-11日 | 地点:广州琶洲-保利世贸博览馆
December 9-11, 2020 | Location: Guangzhou Pazhou poly World Trade Expo
距开始时间
  • 00
    :
  • 00
    :
  • 00
    :
  • 00

我们就希望将来在新的起跑线,我们和欧洲、日本、韩国、美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再次起跑,再次为人类做贡献。因为我们有信心能跑赢,所以就有信心开放。”

这一次,有两位科学家与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对谈,分别是美国计算机科学家、未来学家Jerry Kaplan和英国**工程院院士、英国电信前**技术官Peter Cochrane。还有一位是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本期谈话的主题是“创新、规则与信任”,他们不止谈到了备受外界关注的华为的5G技术,还围绕人工智能展开了诸多讨论。

“人工智能只会给社会创造更大的财富”

不久前的7月,任正非签发的一份总裁办电子邮件曝光,引发舆论热议。电子邮件显示,华为将对八位2019届博士毕业生实行年薪制管理,八人的年薪从89.6万到201万不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来自北大、清华、国科大等名校的博士毕业生,研究领域均与人工智能相关。

而在26日,谈话一开始,任正非就主动提起了人工智能。他表示,人工智能具体会带来怎样的社会进步还不清楚,但人工智能只会给社会创造更大的财富、提供更高的效率。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国家的技术发展取决于自身的基础能力。基础能力包括教育、人才,还有成熟的算法、算力,以及基础设施。

人工智能需要一个支撑系统,这个支撑系统就是高性能的计算系统,超级大计算机群,不是一台两台,而是万台,是大型的数据程序系统和超速连接系统来支撑它可能的运作,这些基础设施需要很大的投资。”任正非说。

针对“人工智能取代工作”这一总是被提及的问题,Jerry Kaplan认为,“人工智能不是什么魔法,它其实也不是真正关乎智能,只不过是新一波的自动化”。参考此前的自动化历史,可以预测人工智能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劳动力市场会改变,但人们不会完全失业,会有新的工作出现。

“希望在人工智能中不要遭受第二次实体清单”


对谈的另一个主题词,是“信任”。任正非提到,纵观人类历史,新事物、新科技出现时,总会遭遇不信任。

火车刚开始出现在中国的时候,大家都把火车当成鬼怪一样地去看待,都好奇怎么这个东西就会跑呢?一样的。中国高铁刚出现的时候,曾经出过事故,随即社会上一片否定高铁的声音。但今天没有人说高铁不好,我估计一百个人都说高铁是好东西。”

同样的,5G、人工智能,如今也面临类似的不信任。任正非认为,需要历史来证明人工智能、5G是会给人类社会创造财富的,人们要给新生事物一份信任、一份宽容。 “这个时候人们对人工智能很担忧,说担忧人工智能会导致人们道德水平发生变化,其实这个担心太过了”。

任正非提出,要将5G技术授权给美国的公司。“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未来*大的产业应该是人工智能,我们希望在人工智能中不要遭受第二次实体清单。”他认为,人工智能的第二次实体清单不可能出现,但是“我们不希望再次出现冲突,我们希望能够共同为人类提供一种服务,共同为新社会提供一种服务”。

未来会出现科技“脱钩”吗?中国和美国各有一套科技标准?面对这一问题,任正非和两位嘉宾都认为不可能。

“在历史上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孤立能成功的例子,不管是公司、国家还是任何的组织,我认为任先生是对的,这是时间问题,孤立不能成功!

Jerry Kaplan则提到,在发展第五代计算时,美国和日本也曾存在长时间的冲突,导致了大量的资源浪费。“现在来到AI时代,我们不能再犯当时的错误。”

“出隐私保**是应该的,而且应该非常严格”

人工智能的发展离不开海量数据,隐私保护的难题随之出现。任正非表示,隐私保护要有利于个人的安全和社会的进步,要维持在合理的尺度和界限内。“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西方的这一点不能侵犯、那一点不能侵犯,*后是社会治安不好”,他举例说,“这个人的隐私受到了保护,但是更多人的生命没有得到保护。”

任正非认为,一个主权国家对信息、数据怎么进行管理,是每个主权国家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一个全世界统一的标准。


提到隐私保护立法,任正非表示支持。“出隐私保**是应该的,而且应该非常严格,要处置非法获取数据和应用数据的。我刚才讲的是主权政府是有权,就是警察或有司法权力的人是应该可以掌握数据的,而不是讲普通老百姓。

中国也出现了倒卖数据的情况,比如说谁怀孕了、谁是产妇,这些信息被坏分子倒买了,就把数据卖给做奶粉的公司,让这些公司向这些人推销,这些是暴露了人家的隐私,这是不正确的。盗取电话号码,把隐私的电话号码推送给坏分子,中国是要在这方面加强保护、加强立法,要对这些东西进行严惩,让社会得到进化,肯定是这样的。”他说。

Peter Cochrane指出,不必复杂化隐私保护和数据收集的关系。任何一家公司或组织,可以向用户清楚地说明收集数据的方法、用途及保护原则,以此来征得用户的授权。不过,当前网络安全形势严峻,公司确实需要很大的投入去保护用户的数据。


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说,其实并不是要获得所有的数据才可以实现技术进步。“根据我们的分析,需要的是去识别出正确类型的数据就可以了,我们不需要获得所有的隐私数据。

可能在初期阶段有些互联网公司并没有真正的搞清楚需要什么类型的数据,有过这样的探索。但是现在大家已经逐步认识到了必须要尊重数据隐私的保护,而且需要尊重个人。比如说像Peter刚才说的,我们会贡献价值,我们只是需要用*小化的数据,然后产出*大可能的价值。”

希望未来*大的产业应该是人工智能,不要再出现冲突,要共同给新社会提供服务。


快速链接

联系我们

联系人:王刚

手机:15026737905

邮箱 :2712968518@qq.com

2020第九届广州国际人工智能展览会


如预订展位和了解更多信息,请通过以下联系方式:

联系人:何瑞   |    手机:13761231452      |  邮箱:sales1@dfzlbdxt.com

  • QQ咨询
  • 电话咨询